?!DOCTYPE html PUBLIC "-//W3C//DTD XHTML 1.0 Transitional//EN" "http://www.w3.org/TR/xhtml1/DTD/xhtml1-transitional.dtd"> 宋鲁郑:西方普世价gؓ何跌落神?/title> <meta http-equiv="Cache-Control" content="no-transform" /> <meta http-equiv="Cache-Control" content="no-siteapp" /> </head> <body> <title>ٷͧʼƻ|ٷͧͶעվƽ̨
宋鲁郑:西方普世价gؓ何跌落神?
发布? 王鑫z?/span>   发布旉:2019-04-16   览ơ数:


【导诅R?hl束后,西方的hD被包装成“普世h值”在全球大行光?008q_国金融危机爆发Q后h时代l束Q西方的普世价D受到现实的严重冲凅R西方的普世价g所以跌落神坛,内因是一Z制度设计的~陷Q后果是D政府面重大决策时的低效率和多民族国家分裂,同时Q还面着中阶萎羃和种族存亡的时代挑战?/p>


2018q?1月,法国ȝ马克龙接受《法国西部报》采访时q样点评今天的欧zԌƧ洲面对被民族主义毒瘤肢解、被外国势力q扰的危险,与十九世U三十年代何其想象。由此可见,今天西方的危机已l到了何U程度。西方的普世价gM历史峰顶到迅速跌落神坛,既有制度设计的问题,也有无法适应时代q步和挑战的因素?/p>


制度设计~陷Q一Z的选D制度


西方民主制度pȝ性地出现问题是在h之后Q这和西方被胜利冲昏头脑、失d部压力而固步自有养I但真正的内因Q还是一Z的选D制度。现在回q头来看Q?0世纪人类一p行过两次乌托邦试验:


一是追求经上的绝对^{,即绝对公有制Q结果失败了。中国后来也之抛弃Q走向市场化的改革开放。从原理上讲Qh只有l济上^{了Q政M才能真正q等。但好的理论在现实中却被击了个_碎?/p>


二是q求政治上的l对q等Q即一Z。美?965q开始实行,瑞士1971q才l女性以投票权,甚至有的州到1991q女性才有了投票权。时间尽不长,但已造成今天的政d局?/p>


q两个乌托邦试验有一个共性:都无视h与h的差异,但却赋予他们同样的权利。就如同规定马云必须和一个非l济领域的普通h拥有同样的经资源,非常荒谬。这个逻辑攑ֈ政治上也同样适用?/p>


M权利都和责Q相对应。但在一Z时代,每一个h虽然有了相同的权利,但其责Q却ƈ不对应。比如,当一个h拥有军_一个国家政dq的选票Q他应该d心和了解国内外政治,从而慎重投一。但现实是,大量的选民Ҏ无视q个责Q。他们只看自q眼前利益Q根本不国家整体,更不会关心国际问题和长远问题。但他们决定着谁来领导q个国家。所以,出现如下弊端是很自然的了:


政治权力臣服于大众和资本Q日益失M其功能:不能制定长远规划、无法选出合适的人才、不能进行痛苦和必要的改革(比如l济困难时消减福利)、政{缺乏gl性、不能在问题处于苗头阶段解决、低效率{。在一Z的大众民主时代Q政Mh物要惌得选DQ必L有政治资金和选票Q从而o民众和资本拥有了压服政治权力的力量。这是Z么左z上台往往增加福利却不敢增税Q右z上台常常减E却不敢减少利Q都是一呌好。长期以往Q国家自然债台高筑Q难以持l。所以当问题即已经出现Q也不敢予以及时处理Q非要等到发展成为全国性危机,UR包不住火。比如,国ơ贷危机很早已被政府相关部门所觉察Q但正如联储前d格林斯潘所_“不能让癑֧失去房子Q不能让银行破”,而h人无视。这也是Z么西方国家只有全面危机来临才能进行改革的原因?/p>


正是׃普通大众一Z决定谁是领ghQ导致西斚w期以来难以生优U的政Mh物。他们常怽出十分错误且后果极ؓ严重的决{。比如美国小布什时代的反恐战争、西方发辑֛家推d扎菲酿成二战以后Ƨ洲最严重的难民危机;奥朗L然决定对“伊斯兰国”动武,引发一q串恐怖袭击;英国前首相卡梅隆在有代议制的情况下非要D办脱Ƨ公投,酿成难以挽回的后果;德国ȝ默克突然决定无限制无条件地接纳难民Q对国家未来造成巨大威胁。此外,׃政治人物的Q期只有四q或八年Q所以不可能考虑L之后的事情,只能是急功q利Q短期行为。更׃政党轮替Q政{缺乏可持箋性。比如,上文提到的小布什、奥巴马和特朗普Q三者的施政措施诸多互相否定。例如,布什是共和党Q提议要搞重q月球计划,d也投?0多亿元Q结果奥巴马一上台q废除了。等到八q后Ҏ普上収ͼ又重新恢复。这期间的时间浪贏Vh才浪贏V资金浪贚w以计数?/p>


1992q_新加坡前ȝ李光耀在香港大学面对前港督彭定L提问Q坦率回{,“好的政府是人民的托者。但无论如何不会是短期的上台者。短期执政者只会趁Zؓ自己谋取个h利益”。“我从不怿Q西方)民主会带来进步,我认为民d会带来退步。”可谓一语中的?/p>


制度设计后果Q导致低效率和多民族国家分裂


低效率除了受资本和大众的影响Q还与权力的制衡设计有关。如奥巴马在2008q第一ơ竞选ȝ时就许诺效仿中国修徏高铁Q但八年q去了,却寸铁未成。一是民众不愿意拆迁Q二是利益受损的航空集团、高速公路集团以及能源集团反对,甚至旅馆业也反对Q三是相兌员要求高铁必d自己的选区l停Q否则就l予否决Q四是共和党执政的州反对来自民主党执政联邦政府的决策。在今天的美国,许多重大决策都面临类似的困境?/p>


以上问题q仅限于单一民族国家Q如果是一个多民族国家Q则有更致命的挑战:民主不能解决多民族国家的l一问题。今天西方多个国安临国家解体的威胁Q加拿大的魁北克、英国的北爱兰和苏格兰、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区、法国的U西嘉、比利时北方的弗拉芒和南方的瓦隆{?/p>


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旦走向西Ҏ主,W一个灾隑־往是国家解体:苏联、前南斯拉夫、捷克和斯洛伐克、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、前苏丹都是如此?/p>


从实证的角度看,西方的民d建立国家认同、种族认同方面不但没有Q何帮助,相反q助长了民族和国家的分裂Q一是民Lw就包括了民族自觉;二是不断举行的选D强化了不同群体的自我意识。这也是Z么民d往在少数单一民族国家更ؓE_。可以说Q一个多民族国家如果实行西式民主Q要么国家已l解体,要么正在解体?/p>


西方民主制度q一内在性、致命性特点,使它的适用范围大幅~小。一个多民族国家实行民主Q即使勉强维持统一Q其ȝ的代价也非常高昂Q而且在中央政府作Z而再的让步后也往往于事无补?/p>


此外Q相对于其他西方国家Q美国的制度设计有先天不뀂它q于制衡和分权,刉了国内政治对立和分裂,也极大地影响了效率。欧z多是议会制国家Q往往采取议行合一Q行政权和立法权都归于一个党?/p>


法国是半ȝӞ曑և现过两次“左叛_沠Z现象:xȝ和国会分属不同政党。实践表明,q必然带来效率低下、国内政ȝ分裂和对立。于是,法国q行了制度变革,ȝ选D之后一个月q卌行国会选DQ确保行政权力和立法权力控制在同一个政党手中?/p>


国则不Ӟ依然沿袭两百多年前的制度设计Q特别是中期选DQ往往D国会权力与行政权力对抗。如果说q去_英民主时代Q在野党都是忠诚的反对党Q不会ؓ反对而反对,q个弊端q不明显Q但在大众民L代,两党日益对立Q妥协极其困难。过M党议员还能会后坐在一赯村֜喝个咖啡聊个天,现在l无可能?/p>


时代挑战Q中产阶U萎~和U族存亡


Ҏ普等民a政治人物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的个人现象,他们是西Ҏ明和时代演进C天的必然产物。具体到现在Q生特朗普的时代因素有二。一是全球化、自动化和经金融化对西方全面的冲击Q它D的最重要l济后果是中阶的萎~。比如,Ҏ手机是美国发明的Q但却在W三世界生Q只有少数精英是L者。自动化和经金融化也是同样的结果。于是,整个西方最富阶层和最I阶层加h过50%Q过ddC的中产阶U成为绝对少数?/p>


l济的变化必然生重大的政治效应。根据西方的民主理论Q没有中产阶U就没有所谓的“西式民丠Z。它不仅直接撼动了西方社会的E_和理性,更直接威胁到传统的西式民d度的q作。于是,产生了政L端化Q对立双Ҏ益无法妥协、极端政d力迅速崛起就成ؓ了西方(不管是欧z还是美国)的常态。特朗普q样一个反传统、肆无忌惮挑战和否定西方价D的政ȝ够成为美国ȝQ这是最Ҏ的原因?/p>


二是随着l济发展Q整个西方生育率q速下降。早已经大大低于U族传承所必须的一个家庭至要?.11个孩子的底线。与此同Ӟ其他非白人种族生育率依然保持高位。对于欧传l白言Q他们成为少数民族或者消失已l不是理论问题,而是一个迫在眉睫的现实危机?/p>


按照目前发展的速度Q?9q后法国成Z个伊斯兰共和国。而在荷兰Q?0%的新生婴儿来自穆斯林家庭。十五年后,一半荷Ch口将是穆斯林。在比利Ӟ25%的h口已l是I斯林,50%的新生婴儿来自穆斯林家庭。在德国Q联邦统计办公室_?050q_德国成Z个伊斯兰国家。美国尽还没有到欧z那L严重E度Q但Ҏ国人口调查局预测Q非拉美裔的白h比例2050q将降至46%。面对种族危机,西方极右势力全面崛vQƈ日益赢得来多选民的支持。正如最q法国ȝ马克龙所公开承认的:“极叛_力的回归不仅发生在d国,而是一个欧z现象。?/p>


在中产阶U萎~和U族存亡两个危机的前提下Q整个西Ҏ_主义强势崛Pq在英国脱欧、美国大选、意大利大选以及巴ѝ希腊、墨西哥{国家获胜。民_主义偏ȝ臛_定西方今天的价DQ采取排外、仇外、反对全球化和自pN易的措施?/p>


西方民主因ؓ内在性的设计~陷而无法解决问题才D民a民义崛vQ同时由于制度设计问题,又给了民_发展、壮大和掌握权力的通道。西ҎdU言由,于是民aM的观点和理念可以畅所无阻地在全社会传播,对现实不满而又不真正关心政沅R了解政ȝ民众很容易被俘虏Q从而赢得了q泛的支持。在他们获得q泛支持之后Q又可以通过正式的制度选票赢得权力Q统d家?/p>


目前Q民_主义在整个西方仍然处于q速崛起中Q等到民_主义通过民主全面莯Q也是民主l结之时?/p>


互联|技术的挑战Q?/span>西方的民d|络时代有崩溃之?/span>


西方民主面着互联|引发的前所未有的挑战。当互联|刚刚出现时Q西方认Z国的制度因面;|络的冲击而崩溃。结果却是中国日益适应互联|时代,发展不可遏制Q反倒是西方的民d|络时代有崩溃之虞?/p>


一是互联网大大减少了政d与的成本。一个普通h可以因ؓ个h特质而崛h为国安gh。特朗普是典型的依靠网l崛L政治素h。从现实看,是极端是Ȁq,容易在|络上引起关注和共鸣Q越能获得支持者。这也是互联|时代民_主义大行其道的技术原因。二是互联网时代一斚w信息传播更加便利Q另一斚w也o信息更加闭。同一体只接受同一理念的信息,其他信息都被自动qo。这自然令国家不同立Z间更加对立,更加~少理解和互动,q强化了国家的分裂和对立。在互联|初期,Zq以为准的信息和毫不费力的沟通可以帮助好人消除腐败、偏执和谎言Q结果却正好相反。三是互联网大大降低了一个国家干涉另一个国家政ȝ成本。对于西方而言Q一旦选D都能被第三国操控和媄响,民主q行的基׃存在了?/p>


对于q一挑战Q西方也日益有了p?017q《经学人》就以《社交媒体威胁民主?》作为封面文章,认ؓQ“政L变得来丑陋不堪。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Q通过散布谎言和愤怒情l,破坏选民的判断、加剧党zց见,C交媒体腐蚀了被认ؓ会促q自q政治交易的环境。呼吁应U束对社交媒体的滥用。这对于自由民主的利宛_pd大不q了。?/p>


W三世界有的效仿西方制度的国家则直接采取行动了。比?017q_印度׃L暴力和仇恨言Zؓ由断|?00ơ,q_三天一ơ!


所以,西方今天的困境ƈ不是某一个h的失误,也不是偶然的现象Q而是一U必然。因Z是制度设计q是面时代和技术的挑战Q西斚w无力改变和适应。可以说丧失了纠错能力和与时p的演变能力是今天西方普世价值终l的Ҏ原因?018q也以此作为标志蝲入hcd册?/p>



本文转自“h民论坛网”(责编Q谢帅;编Q史航)



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|版权所有|上v市杨区邯郸?20P光华gL7|
ٷͧʼƻ Ƿ62ڼƻ ţţ· 11ѡ5׬ѡ2ƻ ѡô ̽ȷ ʱʱQQȺ տôӮǮ ֵѡſھ ʱʱ